2016年01月13日 星期三
  • English  |  
  • 中國地質調查局移動站點  |  
  • 中國地質調查局官微  |  

首頁 > 隊伍建設 > 人才隊伍 > 人才隊伍

昆侖山下情意深

——來自中國地質調查局西安地質調查中心南疆大型資源基地調查團隊的報告

來源:中國礦業報 作者:李平 發布時間:2019-12-11

“感謝共產黨!感謝共產黨!”兩位古稀老人突然舉起雙臂一陣高呼。

這不是電視劇中時空穿越的歷史故事情節,這是2016年7月發生在新疆南疆地區克孜勒蘇柯爾克孜族自治州烏恰縣波斯坦鐵列克鄉依買克村一個真實的故事。

依買克村是一個坐落在昆侖山北坡山腳下海拔約2000米的柯爾克孜族(下稱“克族”)聚居的古老村落。2016年夏季一場突如其來的暴雨,讓這個村的村民措手不及,洪水裹夾著泥沙,漫過防洪渠,直接灌入了村民的院子,瞬間院子就變得雜亂不堪。

雨停過后,一對柯爾克孜族夫婦眼巴巴地盯著自家的院里滿地濕漉漉的泥漿,六神無主,一副無助的神情令人心痛。就在老人急得團團轉時,一群穿著雨靴、衣服沾滿泥漿的年輕人,帶著工具沖了過來,在院子里一陣清理打掃過后,一切又恢復了原先清潔干凈的模樣。

看見自家院子被收拾得如此整潔,兩位不太會講國語的柯爾克孜族老人,一時不知怎么感謝這些年輕的后生,于是就舉起了雙臂,喊出了開頭的這句話。

項目組進行地質剖面測量

這只是自然資源部中國地質調查局西安地質調查中心“南疆大型資源基地調查團隊”項目駐地的小伙子們,在這里開展工作期間,與當地群眾心手相牽一個很平常的故事。

實際上,進駐南疆以來,調查團隊就承載了“造福南疆,造富南疆”的歷史使命,礦調成果不斷顯現,“地質調查+”扶貧模式得到不斷深化,為南疆地區的經濟建設和社會發展奠定了資源基礎,促進了少數民族地區的融合發展。

2019年9月27日,“南疆大型資源基地調查團隊”被國務院授予全國民族團結進步模范集體稱號,這是自然資源部唯一被授予這項榮譽稱號的模范集體。

助力脫貧攻堅

黨中央、國務院一直非常重視新疆特別是南疆地區的發展。習近平總書記在第二次中央新疆工作座談會上明確指出:對南疆發展,要從國家層面進行頂層設計,實行特殊政策,打破常規,特事特辦。

中國地質調查局歷來高度重視新疆的基礎性、公益性地質礦產調查工作,尤其是南疆地區的礦調工作。2008年,自然資源部和新疆維吾爾自治區人民政府開展部省合作實施新疆358項目,2016年實施新一輪新疆358計劃,構建了中央與地方地質工作“統一規劃、統一部署、統一實施”新機制。

天山以南,昆侖山系以北,謂之南疆。南疆接壤六國,是我國重要的戰略屏障和向西開放的重要門戶。

從地理位置看,南疆四地州位于祖國西北邊陲,周邊與吉爾吉斯斯坦、巴基斯坦、塔吉克斯坦等6國接壤,邊境線長,處于國防第一線,其形勢動向,事關全國大局。

從歷史發展進程看,它自古就是歷代中央王朝治理西域的核心區域。我國歷朝歷代均高度重視南疆的戰略地位,南疆對守衛邊防維護國家統一和對外開放、促進全疆經濟社會發展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

借助“一帶一路”的時代機遇,如今的新疆,正按照習近平總書記的指示,把自身的區域性對外開放戰略,融入到國家絲綢之路經濟帶建設、向西開放的總體布局中去。原來邊遠封閉的地緣局勢,正在向沿邊依橋、外引內聯、東進西出、全方位開放的新型地緣格局發展。

因水得名的阿克蘇,是南北疆交通要沖和東西貫通的關節點,也是新疆向西開放的前沿地區和絲綢之路經濟帶核心區南線中段重要關節點。

位于新疆最南端的和田,是古絲綢之路南道,是新疆進入西藏、青海及鄰國印度的重要門戶和戰略通道,也是建設絲綢之路經濟帶、中巴經濟走廊的重要支撐地區。

號稱“萬山之州”的克孜勒蘇柯爾克孜自治州境內及周邊,有喀什經濟開發區伊爾克什坦口岸園區,以及吐爾尕特、伊爾克什坦、紅其拉甫、卡拉蘇、喀什國際航空港等5個國家一類口岸,發展對外貿易、境外資源加工業、跨境旅游優勢十分突出,是南疆向西開放的重要通道。

喀什是我國向西開放,通往中亞、南亞、西亞乃至歐洲的國際大通道,作為絲綢之路經濟帶核心區重要節點和中巴經濟走廊起點的作用日益凸顯?!耙粠б宦贰眰ゴ髽嬒?,如今正把“五口通八國,一路連歐亞”的喀什從歷史引向未來。

然而,由于歷史、地理、人口結構、經濟發展水平等多方面因素的影響,南疆四地州區域經濟社會發展一直相對落后,成為一個集邊境地區、民族地區、貧困地區于一體的地區,是新疆工作的重點和難點地區,也是我國集中連片特殊困難地區之一、脫貧攻堅的主戰場。

2015年,為進一步貫徹落實黨中央關于南疆地區社會穩定和經濟發展的指示精神,服務南疆地區產業經濟發展和脫貧攻堅,推動大型資源基地的找礦突破與理論創新,自然資源部中國地質調查局部署了南疆地區大型資源基地調查工程及西昆侖鐵鉛鋅大型資源基地調查等二級項目,由中國地質調查局西安地質調查中心組織實施。

這是一項極其艱險的任務。西安地質調查中心副總工程師、教授級高工滕家欣被委任“南疆地區大型資源基地調查工程”首席專家和團隊帶頭人,與西安地質調查中心礦產地質室主任、南疆工程副首席專家高永寶一起,帶領賀永康、李侃、燕洲泉、陳登輝、荊德龍、趙曉健、隋清霖、趙辛敏、趙民、金謀順等一行30余人的隊伍,進發南疆,“南疆大型資源基地調查團隊”由此成行,開啟了本次昆侖山高海拔地區礦調的序幕。

這支隊伍大多是一幫身上依然散發著孩子氣的小伙子,對于昆侖山并沒有什么概念,只是在武俠小說或電視劇中了解到一些傳奇。也正是因為這些傳奇,他們對昆侖山充滿了向往,于是踴躍報名參與了進來。

“橫空出世,莽昆侖,閱盡人間春色。飛起玉龍三百萬,攪得周天寒徹……”一代偉人毛澤東這樣描述昆侖山的雄峻。

昆侖山是名副其實的萬山之祖,眾山之王,是中華大地真正的脊梁。昆侖山的大跨度高海拔,昆侖山的雪山冰川,昆侖山的險境魔幻,昆侖山的崢嶸萬狀,足以讓每一個造訪者躍躍欲試卻又談虎色變。

敬畏擴大了距離,而猜測更造成了神秘。

自古以來,昆侖山也是探寶者向往之地。只是,一些恐怖的傳說,阻卻了探寶者的腳步,其中最為著名的就是昆侖山的地獄之門。毫無疑問,這個橫亙于中國西部版圖的昆侖山脈,是地球上平均海拔最高,且延伸面積極大的山系。

盡管現代人已經對那些恐怖的傳說做出了科學的解釋,但畢竟在這個高海拔層巒疊嶂的幽深峽谷里,究竟隱藏著多少不確定的風險,誰也無法預測。

參加此次礦調的大多是二三十歲的年輕人,野外經驗不足,何況在這種自然條件極其惡劣的艱苦環境中工作,既要保證大家的人身安全,又要保證順利完成本輪礦調項目,這對于團隊領頭人滕家欣來說,是極大的挑戰。

民族團結一家親

遠離城市的喧囂,真正到了昆侖山,并不如想象的那么浪漫。高海拔,六月飛雪,這是昆侖山的常態。這幫小伙子能否支撐下去,的確是個問號。

南疆地區地域遼闊,不論是地級市還是縣城,抑或是鄉鎮所在地,到調查目的地都是動輒百十公里或幾百公里的路程,“西昆侖鐵鉛鋅資源基地調查與勘查示范”二級項目組不得不往最偏遠、條件最艱苦的村莊里駐扎。

在當地政府的支持與協調下,項目組在克孜勒蘇柯爾克孜族自治州烏恰縣波斯坦鐵列克鄉的依買克村舊村委會院內安頓下來。實際上,基于對他們人身安全考慮,當地邊防派出所和當地村委會并不同意項目組駐扎在這個與外面沒有阻隔、毫無安全設施的簡易環境中。

由于房屋年久失修,房頂漏雨,院內也淤積了十幾厘米的泥水,雜草叢生,而生活用水要到位于高處的溝口去挑,水源常受到牲畜污染,既不衛生也不方便。

這就是我們要住的地方?項目組成員大多是80后,研究生學歷占一半出頭,即使出生在農村,幾乎也是嬌慣著長大的,盡管大學時期老師一再描述過地質工作在野外的艱苦,心里多少有些準備,但見到眼前這般場景,一下子有點懵了,這已經遠遠超出了他們的想象。十幾年寒窗苦讀,學成畢業,在這種惡劣環境中生活工作,心理的撞擊與糾結可想而知。

面對簡陋的駐地條件,作為這支隊伍的老大哥、子項目負責人賀永康和臨時黨支部書記燕洲泉,一邊安撫大家,一邊給大家信心。他們說:“這是項目組今后幾年生活和工作的地方,我們要自力更生,建設家園,創造一個舒適優美的生活和工作環境,展現出新一代地質人的精神風貌?!?/p>

項目組成員迎著風雪進行剖面測量

于是,黨員干部帶頭,小伙子們丟掉身上依然保留的學生風范,卷起褲腿,擼起衣袖,自覺行動起來,積極投入到駐地建設工作中。

項目組購買了水泥、砂子、磚頭、防水材料、塑料管材和水管,自己動手修繕房頂,做防水處理,清理院內雜草、淤泥,挖溝埋管,從山上引水,一切工作都有條不紊地開展起來。

在挖溝埋管過程中,引來了附近村民的圍觀。由于語言不通,村民們好不容易才知道這幫小伙子在干什么,紛紛拿起工具加入進來。項目組就近安裝了公用接水口,順帶把駐地周邊幾戶村民的院內都安裝了水管線和水龍頭,當水龍頭打開,一股清澈的水流涌出來時,第一次用上“自來水”的村民們紛紛沖小伙子們豎起了大拇指,用最簡單的肢體語言表達對這幫小伙子的感激之情。

為了解決房屋不足的問題,小伙子們頂著烈日搭建伙房,人工拌混凝土、砌磚墻,一個個又儼然成了泥瓦匠,上梁、鋪房頂、做防水頂棚、安裝門窗、刷墻、壘灶臺,盡管大伙兒都是第一次干這活兒,但一切看起來都很像那么回事,很專業,很認真。

經過多日的努力,院內已被收拾得干干凈凈?;@球場有了,住房、會議室兼辦公室亮了,墻上左側掛著“中國地質調查局西安地質調查中心”、右側掛著“南疆工程西昆侖二級項目部”的牌匾,正中央掛著“認真開展‘兩學一做’,大力促進科技創新,全力支撐找礦突破”的標牌,醒目而氣派。院內圍起了花壇,空地已經被收拾成一塊塊菜地,這是準備種菜的。院子中央還設有一個1米見方的升旗臺,鮮艷的五星紅旗迎風招展。整齊停放的越野車在五星紅旗的映襯下,分外悅目。

看著一個廢棄的村址,被自己親手收拾成一個寬敞整潔的院落,這幫小伙子們不禁相互祝賀。隋清霖拿出手機把院子都拍了一遍,并且自言自語地說:“我得把這個發給我老丈人看看?!?/p>

每當這個時候,都會招致小伙子們“哈哈”一陣哄笑,八字還沒一撇,女朋友還不知是何方神圣,老丈人還是個未知數呢。這樣的冷幽默,在昆侖山下這個偏僻寧靜的村落中,時常會逗得大家前仰后合,熱鬧非凡。

接下來的任務就是每天早上帶著干糧進入深山,尋找礦化線索,填圖。海拔三四千米的高山,因為高原反應,一雙腿沉重得似乎綁上了沙袋,呼吸也不順暢了,一個個嘴唇呈現出烏紫色,上山背著錘子,下山背回一堆石頭,一天下來,人累得快散了架。幾天下來,有的人甚至想退出隊伍,回到大都市的喧囂之中。

昆侖山并沒有武俠小說中描述的仙境般的浪漫,一切想象與現實相去甚遠。不過,這畢竟是一幫被“三光榮”精神熏陶過的年輕人,現在身處中華“龍脈之祖”,一種武俠般的豪情油然而生,所有人心中都有一個這樣的信念,早日為祖國找到大礦,為南疆的發展盡一份力量。

他們如“野人”般地在這常年天寒地凍的雪山間穿梭,深一腳淺一腳地匍匐在雪山上、峭壁間,喝著涼水,吹著冷風,啃著凍硬的饅頭,最好的伙伴就是石頭,最愛干的事情就是摸著石頭,看著石頭,讓石頭的粉塵摩挲臉龐,雪山的冰水浸潤眉間。他們以積極樂觀的態度面對艱苦的礦調工作,圍繞南疆工程和項目成果目標,以西昆侖錳礦找礦和調查研究為重中之重開展工作,以滿腔的熱忱,用地質錘在昆侖山敲響了最動聽的聲音。

在駐地,由于周邊居住的都是信奉伊斯蘭教的柯爾克孜族村民,盡管團隊中有的小伙子不吃羊肉,但為了尊重當地的民族生活習俗,食堂就改成了清真飲食,大家也毫無怨言。懂得入鄉隨俗、識大局,如何與村民和諧相處的道理,不計個人得失,體現了新一代地質人樸素的品德和包容的胸懷。

這是一個充滿活力、有戰斗力的團隊,作為南疆團隊的帶頭人,一名老地質工作者,看到眼前的一切,滕家欣一下子放下心來。實際上,帶領這幫年輕人來南疆之前,滕家欣是有些擔心的,這幫年輕人能不能吃下這個苦,能不能順利完成這次礦調工作,他一直心存疑慮。眼前的事實,讓他原先的種種不安與擔心頓時煙消云散。

為保證本次礦調的順利推進,促進成果轉化,把資源優勢轉化為經濟優勢,2016年11月,作為南疆工程的副首席專家,高永寶被派遣到克孜勒蘇柯爾克孜自治州,在原克州國土資源局掛職副局長。

地質工作開展到哪里,黨建活動就開展到哪里。在做好野外礦調的同時,項目部提出與村警務室聯手,共同開展“兩學一做”宣傳教育活動和“民族團結兄弟情、警民共建一家親”活動,得到了熱烈的響應,一下子拉近了彼此的距離,增進了相互之間的情感。

加克庫瓦力警官與項目部的小伙子們成了無話不談的朋友。有一次在跟賀永康聊天的時候,他把家中最近的煩心事告訴了賀永康,說他妹妹從上海財經大學畢業,留在了上海工作,他媽媽聽人說,上海那邊很亂,吵著要他把妹妹接回來到家門口工作,想賀永康幫忙出出主意。加克庫瓦力警官說自己也沒出過新疆,也不清楚上海那邊的情況。

賀永康聽完一下子笑了,告訴他這是個誤解,上海是國際大都市,社會治安一流,經濟非常發達,你妹妹能留在上海,說明妹妹很優秀。你媽媽實在擔心的話,帶著你媽媽去上??纯淳椭懒?。

不久后,加克庫瓦力警官果真帶著媽媽去了上海,一看到上海的繁華,他媽媽樂壞了,回到家鄉后逢人就說上海的美麗與繁榮,再也不提讓閨女回來工作的事了。

推進產業發展

幾個小伙子從山谷中緩緩地走出來,手上拿著白色的石頭,臉上堆著興奮的笑容,走在最前面的就是李侃。

這里是海拔4600米以上的大紅柳灘項目所在地??吹秸蜃约河^來的團隊領頭人滕家欣,李侃舉起了手中的石頭:“滕總,我們找到礦了,這是一塊鋰礦石?!?/p>

滕家欣接過礦石,露出一臉的興奮。當他回過神來,仔細端詳這幾個小伙子那已經曬得黝黑的臉,眼淚一下子在眼眶里打轉,因為強烈的紫外線照射,盡管他們頭上都帶著大邊沿的遮陽帽,但由于昆侖山高海拔地區常年積雪,強烈的紫外線通過雪地反射到臉上,很容易灼傷皮膚,小伙子們臉上都蛻掉了一層皮。

由于長期在這種高海拔地區工作,這些本來白白凈凈的帥小伙,一個個都被曬成了古銅色。

實際上,這種野外的艱辛,較之于路途的艱險,算是小巫見大巫了。大紅柳灘一帶地處西昆侖腹地,遙望喀喇昆侖。這里交通不便,抵達工區需穿越昆侖主山脈,翻越眾多達坂,絕大部分地區人跡罕至,距離最近縣城達500公里,物資供應不便;自然條件極端惡劣,平均海拔在5000米以上,山勢陡峭,切割強烈,常年有風,最高可達8級以上。

在中國西部有一條神奇的“天路”——219國道,也稱新藏公路。它穿越舉世聞名的昆侖山、喀喇昆侖山,全線多為一望無際的戈壁沙漠和常年積雪的崇山峻嶺,平均海拔在4500米以上,是世界上海拔最高、道路最險、路況最差、環境極其惡劣的高原公路。而去大紅柳灘就得從這條線經過。

“行車新藏線,不亞蜀道難。庫地達坂險,猶似鬼門關;麻扎達坂尖,陡升五千三;黑卡達坂旋,九十九道彎;界山達坂彎,伸手可摸天”。這段順口溜就是新藏線艱險的真實寫照。

由于這里特殊的氣候條件和地質狀況,泥石流、塌方、滑坡、地基沉降等頻繁發生,致使庫地、麻扎、黑卡三座達坂仍是問題路段,搶修的速度趕不上自然破壞的速度,當地人都說這是一段“永遠修不完的路”。

新藏西線于1957年開通,當時還只是簡易的砂礫公路,最窄處僅有2.5米寬,駕駛的難度可想而知。其中,庫地達坂雖然埡口海拔只有3150米,但它的高度是垂直的,一面懸崖峭壁,另一面則是萬丈深淵,走在上面心有忐忑。加之自然和地質災害的破壞,說是柏油路其實已成了搓板路,路爛且窄。正如當地司機所說:如果沒有一定的高原駕駛技術和定力,會腿發軟,手發抖。

穿過這樣的路段,無疑對人的意志和膽量都是一場嚴峻的考驗。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中,承擔南疆地區大型資源基地調查任務的小伙子們也沒有退縮,為了完成礦調任務,頻繁地在這條線上穿梭。

每天早上天剛亮,他們就帶著干糧,背著地質包匆匆出發,工作區距住宿地方有很長一段路要走,所以往往是兩三個饅頭,一包咸菜當作午餐。簡單充饑之后,再繼續他們的工作,有時候實在太累了,躺在地上小憩一會兒,任由風吹日曬。

昆侖山礦調工作區晝夜溫差很大,紫外線輻射強度高,在山上時不時會遭遇暴雪、冰雹,不一會兒地上就白茫茫一片。冰雹肆意地打在臉上、衣服上,有時候大家都不說話,但會默契地抬起頭,避免雪水融化臉上汗水干涸留下的鹽堿流入眼中。

由于長期在野外這種特殊的環境工作,大部分地質工作者都是男性,加之在這樣的環境下不可能把家屬帶在身邊,想家是必然的。但是,大多時候野外沒有信號,項目團隊中已經成家的年輕人,有時候想給家里打個電話都很難,時間久了,連聽聽最愛的人的聲音竟都是一種奢侈。

對于項目組成員來說,能在這樣的環境中靜心找礦,搞科研,不僅是一份工作,更是一份對地質工作精神的傳承,是肩負國家使命、助力南疆脫貧的責任和擔當。

鋰資源是重要的新興產業資源,在當前國家新能源戰略的大背景下,鋰資源的開發利用貫穿節能環保、新一代信息技術、高端裝備制造、新材料和新能源汽車等產業,具有非常重要的戰略意義,被稱為“21世紀的能源金屬”。

帕米爾-昆侖山偉晶巖區是我國重要的偉晶巖分布區,區內偉晶巖成群成帶分布集中,以康西瓦-大紅柳灘一帶最為發育。早在20世紀60年代便在大紅柳灘一帶發現了鋰礦礦化線索并發現1處中型鋰礦,其后外圍找礦一直進展不大。

南疆地區大型資源基地調查工程通過在西昆侖大紅柳灘一帶開展1∶5萬礦產地質調查,總結鋰礦成礦規律,運用高寒深切割地區“空地一體”勘查技術方法組合,實現了該區偉晶巖型鋰礦的找礦突破。

艱苦的環境沒有嚇退他們,較低的地質工作程度反而提供了更廣闊的找礦空間。通過開展基礎性公益性地質調查,帶動新疆地勘基金重點投入和帶動商業性礦產勘查,引領南疆地區取得重大找礦突破,新發現一批大型-超大型礦床,促進形成了大紅柳灘百萬噸級鋰礦、火燒云千萬噸級鉛鋅礦和瑪爾坎蘇億噸級富錳礦3處國家級大型資源基地,奠定了南疆地區礦業開發的資源基礎,重塑了我國鋰、鉛鋅和富錳資源格局。

為推進成果轉化,西安地質調查中心精準對接克州人民政府和企業的現實需求,緊密合作,創新性地建立了“克州模式”,通過開展國家緊缺礦產和戰略新興礦產調查、召開找礦突破與理論創新研討會、互派干部掛職交流培養等多方面的合作,使得克州的錳、銅、鉛鋅找礦取得了重大突破;積極促進資源優勢轉化,共同編制完成了《克州礦業產業發展行動計劃》《克州第三輪礦產資源總體規劃》,使西昆侖瑪爾坎蘇錳礦帶的勘查開發得以快速推動,富錳礦資源量已達5000萬噸,一期電解金屬錳廠已建成投產,2019年1月~10月實現產值9.4億元,上交稅費1.2億元,帶動地方就業約2000人,有力地支撐了克州礦業經濟發展和綠色礦業發展。

“克州模式”是落實中央對新疆社會穩定和經濟社會發展要求的很好實踐,也是新一輪“新疆358計劃”合作機制的進一步深化和成功開局。

相關新聞

德甲直播在线 e球彩玩法及奖金 吉林11选五中奖信息 吉祥棋牌安卓免费下载 宁夏11选5在线购买 虚拟足球e球彩开奖 广东南粤风彩26选5开奖 香港开马开奖现场直播 电玩街机捕鱼官方版 广东麻将牌型 不要网络的捕鱼达人